花栗鼠洞子

比划!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妹妹!

#脑洞来自学哑语#
#私设九龄是小哑巴#
#cp先定了龙龄,辫林。其余未定ヾ(✿゚▽゚)ノ#
#百分之百小学生文笔。仙女们要谨慎啊。#

大新闻。德云学校大学部转过来一个学生。

转过来个学生当然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这个学生,是个小哑巴。

在这个以嘴皮子666出名的学校,这可是头一遭。

头顶上风扇吱扭吱扭的响,光有音没风不说还特惹人心烦。

王九龙正热的受不了,前桌的俩人却嘚吧嘚的转着圈的说个不停。比头顶上苟延残喘的电风扇还来劲。

“新转过来那个报道那天我见了 诶我和你说那孩子看起来老乖了,梳一齐齐的妹妹头乖乖杵那。都不说话。”

“嘿。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新转过来那个。是个哑巴”

“哑巴?!”

“诶呦你可给我小声点。这可是我观察了好半天才看出来的。万一不是多尴尬啊。”

“杨九郎你老实说你眼睛什么时候治好的!”

“去你的吧。”

王九龙被高温搅得脑仁儿疼。见前面那俩话痨还有返场再来一出的意思。抬起那两米八的大长腿就往杨九郎凳子上招呼。直踹的九萌一个趔趄。抬头催着烧饼赶紧回自己班。喝口水歇歇嘴。别一会再给说的秃噜皮儿咯。

见烧饼晃晃悠悠的回了云字班。王九龙刚准备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就被人架住了脑袋。

“诶你别睡啊咱班要转过来新学生了。诶人家也不能算是新学生。当时第一个招的就是他呢。说起来还是咱们的大师兄呢。不知道怎么就没来。嗨你别睡啊。起来唠一会。”

王九龙表示杨九郎你要是再打扰我睡觉你这刚治好的眼睛就别想要了(งᵒ̌皿ᵒ̌)ง⁼³₌₃

上完了自己的专业课。王九龙拎着书包去找大林和二爷。

要说德云学校这个构造,它比较奇特。没有刻意分出年级来。分了八个主心骨班。分别为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根据入校时间早晚分班。类似于排辈分。

每个人到班里都要取一个学名。中间那个字就是班号。容易区分。云字班鹤字班相当于大四大三,九字班筱字班相当于大二大一。剩下的四个字还没开始招人。其它的普通班就是一般的学生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班和学名。但是小神兽郭麒麟不一样。他是校长小黑胖子郭桃心儿的大儿子。由副校长抽喝烫【划掉】于大爷亲自教。要说德云学校要是什么团体的话。那小神兽就是当之无愧的少班主啊。

但少班主没被大伙儿宠出什么坏毛病来。格外乖巧懂事。而且还特别励志。硬是靠着自己的毅力从原来和郭桃心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黑胖子样减肥减成了一副翩翩少年郎。长相清秀软糯,懂礼数还肯努力,真真的不负世家弟子。除了喜欢歪唱和不间歇的抽一抽风,满眼望去都是招人疼。

小神兽也没什么特别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粘着他老舅——张云雷。十八九的大小伙子还和老舅宿在一起。张云雷也宠他。也不嫌他烦。没事就带着他玩。俩人的气氛算不上腻歪也是温馨得很。只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了来。这俩大小伙子名义上是舅甥关系。可总有那么一丝儿的说不清道不明。

谦儿大爷总是醒悟的最早的那个,每日掌间不离
折扇,似文人墨客般扇扇胸口,仿佛世间万物都让他看了个通透。看着两个半大小子似喜似悲,投去的眼神不知似叹似劝,每每都看得二爷心里直犯嘀咕。

当九龙来找他俩的时候,他俩已经收拾妥当在楼下等着了。天公不作美,天上飘起了雨丝。仨人翻了半天才在包里翻出来一把伞。王九龙抬头看了看雨还不是很大。向辫林二人招呼了一声就冲进了雨里。没成想这一路上的雨是越下越大,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还有点疼。这一下午的闷热也让雨给敲了个稀碎,只剩下浑身的透心凉。

教学楼和宿舍不远也不近。在王九龙浑身上下只有裤衩子是干的的时候,他抵达了宿舍楼门口。坐在楼下嗑瓜子的我宿管大妈见了他便说

“你们这些孩子就是不操心,以后留神看看天气预报啊,你看看把这孩子给浇的。诶对了。那楼道得灯坏了得明天才能修,上楼可注意着点别绊着了。”

他笑着谢绝了大妈递过来的毛巾。摸着黑上了楼。一打开宿舍门摸着黑想开灯。却听见屋子里有声响。回头一看。

嚯。好白的一口牙。

#校园部分还有年龄部分多为虚设。不太了解如果有错的话请仙女们多多指教。#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