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比划!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妹妹!

2.

  #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原来准备写的是高中,种种原因我改成了大学,所以有些东西可能不太对的上号,我会尽力改的,对不住仙女们了#

  王九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间宿舍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单住。黑漆漆的雨夜有两排白亮亮的牙飘在你面前。胆子再大也得被吓一下。

  “呲”的一声,宿舍内总算是有了点亮光。借着蜡烛颤颤巍巍的火苗。王九龙终于勾勒出一个人形来。妹妹头、没我高、乍一看还挺乖。总觉得这描述好像似曾相识。

  “你……”王九龙看着妹妹头把蜡烛固定在一旁的桌子上。这才开了口。   

  妹妹头听到他问自己。转眼又是一嘴小白牙。只不过这回带了点腼腆的意味。抬手做了个等我一下的手势。就冲到那张闲置很久的床上翻腾自己的背包。

  王九龙这才看清楚。宿舍里另一张床上已经摆了满满当当的东西。墙上贴着韦德,床上铺的是公牛队应援服。床头还摆着好几个姿态各异的娃娃。看起来有点像手办。

  正愣神,妹妹头已经拿了个小本本蹦跶了过来。翻开了第一页塞到王九龙的手里。触目便是两行字。

  “你好。我叫张九龄。以后就要共处一室了。请多多关照。”整整齐齐规规矩矩。配着那口小白牙,让王九龙莫名的有些想笑。随手翻了翻后面每一页竟都写得满满当当,全是自我介绍之类的日常用语。思索间好像参了个通透。这不就是今天上午九郎和烧饼谈的那个新生吗?忍不住出声问道:

  “你……”话沿刚顶舌尖就生生的给吞了回来。这么介明目张胆揭人伤疤也太欠揍了点。

  妹妹头也很通透。并没有生气。抿了抿嘴小手一指下巴颏,又晃了晃。表明自己不能说话。娃娃脸上带着的淡淡的笑让王九龙有一种负罪感。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尖。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儿。
  低头看见小本本上的两溜淡淡的水印。这才想起来自己浑身的革命战绩。除了裤头儿略微干爽,其余地方都湿了个透又透。脚底下这块砖都蓄了一簇簇的水珠。

  抬脚正准备进去收拾一下。

  “阿巴!”

  “诶!”下意识占了便宜的王九龙的下场就是被一块毛巾糊了脸。妹妹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旁边拽来了一块自己的毛巾。

  王九龙看着这块毛巾。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喜个滋儿的是自己终于有舍友了。苦的是。咱下回拿之前可以问一问我吗?这块是擦脚的啊(T▽T)

  通过了一会无声的交谈。王九龙对张九龄也有了些初步的了解。今天张九龄先搬来宿舍。明天再去正式报到。

  宿管大妈没有告知宿舍的灯也一并随着楼道的灯去了。一根小小的蜡烛起到了定位张九龄的作用。蜡烛的苗总是影影绰绰的。王九龙也没太看清张九龄模样。只觉得他总是不自觉的与黑暗融为一体。不禁喃喃了一句,真黑啊。收到夹着刀片的眼神的王九龙这才想起来。他好像能听见。都说十聋九哑。偏偏张九龄就是那十分之一。耳朵通透着呢。ヾ(o・ω・)ノ为了生命安全,王九龙默默咽回了剩下的话。

  负责去吹蜡烛的大楠顺口说了一句晚安。回答他的是一句元气满满的

  “阿巴!”大楠默默地消化了一下,这大概是晚安的意思吧。怎么这么可爱呢。

#不要看现在是大楠乖巧,过几天混熟了杀人小霸王就有罪受了(〃'▽'〃)#

#本章因为篇幅原因没有辫林的出场。#

#因为有小仙女想看而我又一个星期不能碰电子设备,所以着急忙慌的写了这篇出来,质量大概无法保障了。各位小仙女们对不住了#

#那些类似于手办的娃娃大家可以猜一下是什么(。・ω・。)#

#@不瘦不欢W 小仙女你要的文到了#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