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比划!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妹妹!

4.
张九龄记挂着宿舍里的病号。再三和杨九郎确认没别的事情以后就拎着张云雷给王九龙买的药先一步窜回了宿舍。

天还没有完全放晴。风很大。赶着乌云快速前行。

人在路上走,祸从天上来。

路过一栋楼的时候有一扇窗户没有关紧。玻璃被风带着颇为壮烈的撞上了一旁的墙壁。

稀碎。

几块碎碴溅起来在张九龄右手手背上划了浅浅的几道白痕。

张九龄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抬起手来看。

诶呦呦你看诶你看!白痕没了!诶变红了!红了诶你看!诶有点疼!卧槽卧槽流血了!

张九龄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手背上都是一丝儿一丝儿的疼。血还在从伤口往出涌。

捂着手蹦哒了几下也没看见楼上有人下来。张九龄决定先回宿舍。

黑总最近可能是水逆了(•̩̩̩̩_•̩̩̩̩)

捂着受伤的手冲回宿舍。伤口的血已经被风干凝成了固态。

推门一看王九龙已经醒了。正捧着农药激战。

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事儿了。

匆忙把攥着的药推给他转身冲进卫生间处理手。

废了好大心思才把细碎的玻璃碴和凝固的血液都清理干净。

刚一出厕所们就和门口守着的大白撞了个满怀。受伤的手就和肉夹馍里的肉肉一样被俩人粘合在躯体之间。

小黑总一瞬间真的疼到怀疑人生。

猪队友啊。。。

王九龙不明所以的看着黑总捂着手原地蹦哒。表情皱巴巴的像个巧克力小包砸。

忙不迭的把张九龄的手拽起来看。

洗的发白伤口赫然入目。

“诶呦!怎么弄得!谁给你弄得!”

赶紧拉着九龄来到桌子前。自己去找酒精碘伏和绷带。

男人大多不太细心。即使王九龙已经尽量放轻了自己的动作。但是酒精强烈的刺激性还是激的张九龄一抽一抽的。

屡次用眼神来抗议。

又一次没收住下手重了以后王九龙心虚的不敢看张九龄喷火的双眼。

他感觉自己快把张九龄的哑巴给治好了。

好不容易弄好了伤口。笨手笨脚的用绷带给张九龄绑了个蝴蝶结。

意外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两人的相处方式奇迹般都在一天之内进化成了好兄弟模式。

晚上睡觉的时候王九龙还在嘟囔:

“明儿个哥就给你收拾那个不关窗户的怂蛋去。”

大小伙子恢复的就是快。第二天王九龙的感冒就好了个七七八八。大清早的还出去给九龄买了个早餐。

俩人收拾妥当就准备去上课。

今天依然是好好上课不乱跑的乖宝宝。

到了班里发现班里吵吵嚷嚷的。老远就听见杨九郎吵吵把火的。

“杨九郎!数你吵呢!别嚎了!就你上!你再叫几个人。就这么定了。”

张九龄王九龙刚跨进教室。就被杨九郎拽了过去。

“诶。老师。就他俩了!再加上一个董九涵。凑齐了。”

“我不管。你们自己定吧。弄好了就行。一会儿人三班的人过来找你们一起商量节目。”

等到人都散的差不多了。王九龙才来得及问什么情况。

“诶。兄弟。老师看咱们生活太艰苦。给咱搞了一个联谊。你说说我这都是有老婆的人了弄这个不是往枪口上撞吗?我是不准备弄了。这革命的火把就郑重的交到你的手中了!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哦!”

熟人好说话。杨九郎毫不犹豫的选了王九龙来替他背这个锅。至于张九龄那是被捎带绕进去的。

说实话文艺汇演真的是个累人的活。节目要审核。要符合一群老古董的口味。太过耍帅的节目老师看不上你说什么也是过不了的。迷妹没法吊,吃力还不讨好。也怪不得杨九郎这么抗拒了。

听着杨九郎哭天抹泪的喊着不想跪搓衣板不能背着老婆参加联谊。王九龙咬着牙把这锅顶了下来。

王九龙很困惑那么小的地方哪儿来这么多汁水。

董九涵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王九龙这温和可欺的好脾气。坦言相告这是一次文艺汇演。根本不是什么联谊。

这个时候的杨九郎早就溜之大吉了。

佛曰:再不跑,命都没了。

没过一会儿三班的人就过来了。打头的就是昨天在班门口作妖的陈啸斌。

王九龙董九涵心想:怎么忘了这家伙是三班的人了呢。这下可好。指不定憋着多少坏水呢。

陈啸斌一进门看见张九龄在这里。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撇开眼不去看他。陈啸斌自顾自的说起了这次节目的预想。

好好的一个节目让他弄成了引人注意的梯子。

一屋子人莫名其妙他就把自己当成了主角。给每人发了一个快板用通知的语气说道这次的节目是快板书。

德云学校有个定律。每次审核节目快板书和太平歌词都是很吃香的。要是说得好唱的好过得几率非常大。

看来陈啸斌还是觉得郭桃心儿没有注意到自己。转着圈儿的想给自己找存在感。

无聊。王九龙和董九涵懒得与他过多纠缠。左右不过是一次文艺汇演。由着他作去吧。

可是这又给张九龄出了个难题。

虽口不能言。但是张九龄精通打快板。融入这个节目不是问题。可这手昨天刚刚意外受伤。叫他可如何是好。

张九龄觉得自己还是别上了。让杨九郎回来顶着。

陈啸斌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挖苦的机会。哪会白白错失掉。

“哟。这校长钦点的空降兵就是不一样哈。不能说话也就算了。打个快板都不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是那种电视连续剧里活不过三集的脸。

张九龄还是昨天纯良无害的模样抿着嘴盯着他。倒是董九涵先坐不住了。他向来看不惯陈啸斌阴阳怪气的样子。这一来他又欺负自己的新同学。而且是看起来人很好的新同学。按捺不住的窜了出去。

“说什么呢你。”看见我的小拳拳了吗,你个智障?!

九龄率先拉住了九涵示意他不要激动。

“嘴巴放干净一点。谁说张九龄没法打快板。”

说罢把自己手里的快板儿塞到张九龄手里。从背后将他整个环住。下巴置于九龄耳尖上方。自己的手带着张九龄的手。打了一小段。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张九龄的伤口。神情温柔且专注。两人仿佛是一座晨光中融为一体的雕塑。

嘿。张九龄真的比王九龙矮不少诶。

#这个其实不算脑洞因为是亲身经历。那天风巨大我和基友走在路上也是天降玻璃碴。我再往前走几步扎的就是我的脑袋了。溅起来的玻璃碴刚开始就是浅浅的白痕后来突然开始往出渗血。回到家以后血已经凝固了。#
#其实写这章主要是为了把最后这个动作套进去。#
#龙龄现在还是偏友谊向。还没开始虐狗模式。#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