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比划!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妹妹!

5.
俩人那会儿心思纯没觉得这姿势有什么不对。可入了某些人的眼就不一样了。

陈啸彬看不惯他们这幅游刃有余的样子。忍不住要酸几句。

“到时候千人的场子万人的台你也这么抱着他?笑话。不行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机会。”

此话一出,周围便有小小的议论声响起。

王九龙实在懒得和他理论。当即扔下快板儿拉着九龄拖着九涵就要走。

“站住。好好的文艺汇演闹什么脾气呢。”

一个严厉的声音喝住了抬脚就走的三人。

屋里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往门口瞧。

只见一男子负手而立。面上一片肃然。气场强大得很。

屋里歪歪斜斜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站的笔直。

张九龄初来乍到不了解。还楞楞的站在原地。倒是陈啸彬反应的最快。

捏着快板儿几步跨到门口。喊了一句:

高教头好!

原来是高峰路过看见了大楠发脾气。

高峰瞥了他一眼略微颔首示意。

屋里接着便是此起彼伏几声高教头好。张九龄乖乖的跟着浅鞠了一躬当做问好。

高峰也是看着九龙长大的,知道他不是乱闹腾的性子。只在众人面前说了他几句便又冷着脸走开了。

身后的栾云平露了出来。抱着一堆教案脸色温和。低声对大楠说:

“没事。你高师叔没什么恶意。好好练吧。诶!你别拉我。”

大楠眼睁睁看着高峰把栾师兄半搂半抱的拖走了。

现在的老师和助教都这么亲密了吗?╭(°A°`)╮

忍着陈啸彬散发的智障气息排练了一段时间。终于到了会演当天。

九龄九龙穿的是一个颜色的大褂。一高一低一黑一白意外的效果还不错。加上这段时间的苦练和扎实的基本功。成为了全场最有看点的一个节目。

大楠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快板儿书说的逸趣横生。九龄单手打板儿虽然全程无言但是和大楠的默契配合以及可爱的妹妹头为他增了不少色。

评委席上那堆老古板都给他们鼓了掌。

满堂彩。

谁说传统艺术不能圈粉。

虽说当时不是自愿上场。但是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谁不开心。一下舞台几个人就嗨了起来。叫上九郎小辫儿大林还有烧饼。直奔烧烤摊。

青春荒唐。一点点的事情都是狂欢的理由。

几个半大孩子到了烧烤摊点了一堆的串儿。还不要命的点了几扎啤酒。

饮的是青春。咽的是热血。

但背在背上的。是实实在在的人。

还挺沉。

王九龙不知道。张九龄的酒量。原来可以差到这个地步。

初来乍到总要表示表示。

满怀豪气的痛饮一大杯的下场就是瞬间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好。不吵不闹乖乖的坐着。

只不过那串儿貌似时不时的就要从鼻子眼里往进灌。瞅着肉签子满目柔光。恨不得从里面盯出来朵花儿。

大楠怕他戳瞎自己。喝着酒侃着大山还得时不时回头看看张九龄是否完好。一晚上吃的那叫一个心力交瘁。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更心力交瘁的,还在后面呢。

小辫儿管大林管得严。大林只能配着大腰子喝果汁。小脸苦兮兮写满了被老舅压迫的不满。

烧饼看着好玩故意拿酒撩拨他。大林连味儿都没闻着呢烧饼就收到了来自张云雷的聊人生套餐。姆们的主食男神硬生生让二爷九涵轮番上阵灌了个稀醉。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后走的时候至少还有几个清醒的。九涵小辫儿一左一右架着声嘶力竭喊着小四的烧饼。忍受着他一身的酒气和爆破般的嘶吼。

王九龙一个人拎着张九龄走在他们背后。哦你说大林在干什么?他在认真贯彻落实老舅交给他的任务。捂住烧饼这张嘴(ง •̀_•́)ง

妹妹头喝醉了格外的乖。不吵不闹一双眼眸蒙着一汪水。吧砸吧砸嘴从凳子上起身。表情虽略带迷茫但是还算端庄。一切看起来都非常自然非常和谐。

“诶!诶!”王九龙赶紧搂住和碰瓷一样往地上瘫软的张九龄。

继续试了几次张九龄还是一迈步子就虚浮。急着要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王九龙没办法只好背着他走。

两个男人这样多少有点奇怪。王九龙一边吐槽着张九龄这奇怪的症状一边小心翼翼把张九龄往上掂了掂。

妹妹头随着自己的动作发出几声轻哼。很自觉的把胳膊环到了大楠脖子上。继而在他耳边轻轻的

“噗噜噜噜噜噜~”

大楠表示我很懵╭(°A°`)╮这是正常的剧本走向吗?!

#我卡住了qaq#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