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纵然时光垂垂老矣

#日常甜饼。。吧#
#小蔡是白月光啊#

黄埔教学。由单人以至班排连营。

钱慕尹。因其表现突出,技术娴熟,特担任黄埔军校器械总教官。带出优秀学生其不胜数。

独偏爱一人。

蔡晴川。

小灶常开。要求也是高一等的严格。

日落西山。一天的训练对于钱慕尹蔡晴川还远没有结束。

来到了熟悉的器械室。

钱慕尹顺手拣起手边的军刺抛给蔡晴川。

“今天教你一些技巧。”

军刺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当当落入蔡晴川手中。

少年人转动着军刺眼中的含着求知和希冀光芒直射钱慕尹。

钱慕尹顿了顿。走向少年。

他熠熠生辉。他未玷六尘。

他属于光明。他属于希望。

他。

属于我。

似是有些开心,绷了一天的姿态微微松懈了下来。

解下武装带拿在手里轻拍大腿。

踱着步转到少年人身后。

“蔡晴川。警戒式!”

“是!”

抬脚轻轻踹了一下他的小腿。

“臭小子。喊哈!”

少年人收了架势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

像是料定了自己不会罚他。

还回头朝他憋嘴笑了笑。活像...

哦对邻家富小姐怀里抱的绵绵软软的一团猫。

重新摆好姿势的少年好似一柄利刃。与军刺融为一体,闪着不容小觑的光芒。

眼神坚定,连带着浑身都线条都好似薄刃,流畅的让人忍不住赞叹。但触之,即鲜血淋漓。

钱慕尹暗暗得想:我大概是不怕的。

这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孩子,他的刀刃不会指向我。

“手再高一点。好发力。左腿再往前一点。对”

调整的差不多。

钱慕尹以一种环抱的姿势圈住蔡晴川。

蔡晴川显然没料到这个情况。一时间浑身僵硬。

钱慕尹呼吸打在他耳畔。左手搭住他的腰身,右手攀住他的臂膀抓住他的手腕。

手下的人,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到他血液中的奔腾不息。

汹涌澎湃。从未停歇。

那是理想,是希望。是钱慕尹最爱的也是最怕的地方。

他心无杂念。可以为了自己认定的理想奉献出一切。

为战而生,至死方休。

侧头就是你的鬓角。能看到新生的鬓发直直的支楞着。和你一样。倔的紧。

注视着少年人因紧张而抿起的嘴角。和强装镇定微微瞪大的眼睛。

钱慕尹轻轻烙下一吻。在少年人慌乱失措自乱阵脚的时候告诉他:

晴川,动作错了。

蔡晴川有些惊慌的推开老师。握在手腕上的手都在一瞬间有了燎原大火的趋势。烫的吓人。

手里的军刺也握不住。咣当一声敲落在地。

“老...老师。学生还有事情。今天就...先这样吧...”

看着少年人颇有些慌不择路的逃离现场。

钱慕尹心情颇好。

没事,我们来日方长。

#军盲军盲军盲。严重ooc请见谅#
#小学生文笔。感觉把老师写的怪怪的(´・ᆺ・`)#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