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为你而生 向死而活

#私设从渔船部分开始写。从申哥从梯子上下来的那里#
#有改剧情。#
#法盲+心软。想让他俩过日子不想让他俩蹲号子#
#小学生扛把子,慎入慎食#

申哥拎着猎枪悠悠闲闲从甲板上晃下来的时候。苏昂正捂着鲜血淋漓的肩膀仰着头破碎的喘息。

他喜欢苏昂这幅脆弱的样子。

可以捏在手心。可以抱在怀里。

但是如果是别人创造出来的。

他会不开心。

像是小孩子宣告主权似的。

他是我的。你李志民,算老几。

但是戏还是要演完。

“给我。”

傻孩子。警方通缉多年抓不到的申哥。怎么可能不知道洗钱是什么。

我喜欢你笑出酒窝的样子。喜欢你游刃有余胜券在握的姿态。

我顺着你布下的刀刃,进入你想让我进入的局。

我用最后一次鲜血淋漓的代价,换我拥你入怀。

我们都在试探。

总有一天,你会在我怀中醒来。

这一天,马上就要到了。

忍不住要轻笑出声。还要强装无知,真是有些憋屈。

苏昂你听好了,这么傻里傻气的事情。我可只为你一人干过。

对面的李志民散发着一股人性缺失的恶臭。西装革履遮不住他内心的青面獠牙。

恩好吧,虽然我也没干净到哪儿去。

进行了几番对话以后我开始不耐烦。

那个警察到底他是准备步行过来么。这里的人都死光了你是不是也到不了。

举起猎枪干脆利落的来了一下。

“住手!警察!”

终于到了。可等了你好久。

尘封的往事被揭起。我看到苏昂眼中有复仇的火焰在跳动。

为了林巧。都是为了林巧!

我他妈的这么爱你。

当年皆言我是为了和你抢女人。

好笑。

我大鬼心里何时有过她。

他妈的满满当当都是你。

快要结束了。迂迂回回这么多年,快要结束了。

苏昂。我也在用生命在爱你。

你恨我入骨,我爱你如初。

这艘船快要被炸沉了。他会连带着我们的过往。一起沉入海底。

抱着你跳入大海。身受重伤的已经开始意识模糊。我抱着你渐冷的躯壳奋力划向岸边。

一下再一下,我们离我曾期盼过的时光越来越近。

回去以后我就金盆洗手。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带上你的狗狗。

我们有朝夕暮旦。我们有居诸不息。

错过你的十年。我都给你补上。

从此以后,没有林巧,只有我。

我爱你,苏昂。

我爱你,苏昂。

我爱你,苏昂。


晨曦的光照的周身暖洋洋。好久没有这样安稳的睡过。

我是不是死了。

我是不是在天堂。

那我睁开眼是不是就可以见到林巧了。

不对,我这样作恶多端的人。怎么可能去天堂。

我应该去地狱。和...

他一起。

见鬼。

怎么提到他。

还有些不自觉的想笑。

“醒了吗。你睡了,好久,好久。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欢迎来到申昂之家!”

床边男人雀跃的语气恍如隔世。

费力的睁开眼睛。

逆着晨曦矗立的大鬼头抱着自己的爱犬开心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脸上的褶皱都夹满了幸福。

不自觉的跟着笑了笑。

酒窝里浮现甜蜜。

余生就要被这个混蛋指教了。

想想真是头疼呢。

“欢迎回家。我的爱人。”

申哥单膝跪地在床边。在苏昂的酒窝上虔诚的烙下一吻。

“苏昂。我爱你。”

结束了吗?

没有。

申昂之家的故事。

才刚刚开始。

#转变生硬。人称混乱。前一秒苏昂还在恨大鬼www下一秒就冰释前嫌了(´・ᆺ・`)#
#慎食啊宝贝们#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