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栗鼠洞子

小丫头片子还我媳妇!

#白嫖来交粮#
#是时候让大家看看我小学生文笔扛把子的作品了哈哈哈。别嫌弃我#

1.

战况胶着。无数的人倒下无数的人爬起。

炮火声。哀嚎声。厮杀声。声声入耳。

白日还安详的小镇宛若地狱修罗场。

血与肉交缠。生与死相依。

叶希拿着望远镜站在城楼上。扯过手边的作战图死死点住一个地方。

“不要停。就这个地方。都给老子往死里打。”

副官领命匆匆前往部署。

叶希收起望远镜也准备亲自前往一线。

突然被撞了一个趔趄。

低头一看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丫头显然是吓坏了。短短一段距离里一路炮火纷飞硝烟弥漫。匆匆路过的叔叔们都脏兮兮的还好凶。

想要躲到哪里却总是被炮火光临。爹娘被打散了。小丫头贴着墙边哭边跑一路几近崩溃。

一个姐姐看见了她抱起她一路狂奔。

可不知怎么了姐姐突然倒下了。嘴里手上背上都是血。小丫头一边哭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爬过去。姐姐却把她一把推开。

用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的和她说:

“找...找个地方...快...”

小丫头手上脸上都沾了血。一路连滚带爬怀着满心的绝望爬上城楼。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干净一点的叔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就抱着叶希的军靴不放。

叶希被猛然被抱住小腿行动不得。带着满腔的疑惑和焦虑俯身和小丫头对视。

没想到小丫头打蛇顺杆上。放弃叶希的小腿一个猛子扎进叶希怀里。死死抱住叶希的脖颈不肯放开。

小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偏偏就选了叶希。本能的抱住这个让他莫名安心的人不放。

她太害怕了。

叶希被这状况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战况激烈。自己怎么可能带着这个颈部挂件去打仗。

扭头想找粟多珍却发现他早已经去排兵布阵了。

试着扯了几下无果之后。叶希只好抱着小丫头先下了城楼。

正巧赶上贺云常一干人从左侧迂回过来。

估摸着他的作战任务应该已经完成。就想着让他先把这小丫头带回指挥部。

没想到小丫头还挺顽强。认准了人死不撒手。还隐隐有要放声大哭的趋势。

叶希哪见过这阵仗。简直比大军压境还要紧张。

试探性的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力求最快的方式脱身。

贺云常看见叶希抱着个小孩也是稀奇得很。但情况紧急根本没时间多说。要是因为这个小丫头再磨蹭。那可就不是掉掉眼泪的事情了。

老六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叶希还是太过温柔。贺云常一出手直接把小丫头从叶希脖子扯了下来。

情况紧急只能先把小丫头夹在胳肢窝里。不顾孩子的哭嚎摆摆手让叶希先脱身。

战争最终以胜利告终。

等叶希带着满身的硝烟味返回到指挥部的时候。才又见到了那个小丫头。

小丫头倒是很会选人。一眼相中了人群中看起来最温和的翔宇。

过度缺失的安全感让她顾不上别的。乖乖的坐在书记腿上。瘪着嘴看着眼前这个刚刚一把把自己扯下来现在又逗自己笑的大胡子。

扭头一看叶希回来了。撒开小短腿哒哒哒的扑进了叶希怀里。

自来熟到让众人以为这孩子和叶希有什么关系。

叶希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把小丫头抱起来。

小丫头瘪着嘴竟是委屈又要哭。指挥部一群大老爷们儿哪有哄孩子的经验。

手忙脚乱一窝蜂的上去却也只是徒劳添乱。

叶希把他们都吧拉开。抱着小丫头轻轻的摇。

无师自通。令人咂舌。

贺云常叼着烟斗。透过烟雾缭绕看眉眼温柔的叶希。

暗暗想到:真他娘的好看。

秉承着谁捡着谁负责的原则。大家把贺云常叶希小丫头三个人一窝蜂的塞进了屋子里。

叶希打了盆水先给小丫头洗洗干净。放在床上。再给自己洗。打了一天的仗。脸上手上都有擦伤。还沾了很多灰。

小丫头看着他面不改色得把伤口洗到发白脸上慢慢浮现起心疼的表情。

叶希温柔的笑了笑。开始主动和小丫头搭话。

他本就是一个喜欢小孩子的人。

自从傍晚遇到她到现在小丫头不是哭就是沉默。还没好好说过一句话。

许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即使是和她最愿意亲近的叶希,她也不愿意开口说话。只是黑亮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

叶希也不恼。低头冲着小丫头浅浅的温柔的笑。

嘴角的梨涡和脸颊的酒窝里盛满了蜜。

一边烟斗不离嘴的贺云常表示自己收到了暴击。

再次表示:真他娘的好看!

故意咳嗽了两声找存在感。

叶希对着他翻了好大一个白眼。撩了一点水往他站的方向泼去。

“打了一天仗脏不脏。赶紧洗漱去。”

贺云常乐呵呵的诶了一声。紧接着凑在了叶希面前。

“你干什么。你自己洗去。别和我挤一块。”

“这么晚了再出去叮呤咣啷的打水,多影响别人睡眠。是不是叶子?”

看着眼前的人一脸坏笑。叶希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正低头憋气呢。嘴角猝不及防的被啄了一口。

叶希气到目瞪口呆。

抬头看了一眼小丫头抬脚就把贺云常踹倒在地。

贺云常表示很委屈。老夫老夫的亲一口多大点事啊。怎么还挨了一脚。

叶希生怕孩子看到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越想越觉得贺云常愈发的大胆。面红耳赤又补了一脚才罢休。

扯过毛巾随便擦了擦手。不想理会水盆旁边装可怜的贺云常。给小丫头盖上被子准备哄她睡觉。

贺云常也不着急起来。

坐在地上窥视着叶希。痴汉笑爬满了脸庞。

叶子腿真长。叶子腰真细。叶子背真挺。叶子鼻子真好看。叶子酒窝真甜。

低声细语哄了一会小丫头才肯闭眼睡觉。但是手还是牢牢抓着叶希不放。

叶希调整了个姿势斜倚在床头。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小丫头的背。

抬头一看发现贺云常还耍赖似的坐在地上。简直气到不想理他。

垂着眼角不去看他。低眉顺眼又温润的样子是平时贺云常根本见不到的。

头一次看到这么温柔的叶子贺云常感觉自己简直被暴击。一股子冲动在脑子里翻滚。

随便把自己涮了两下就站起来擦干净。直奔着给小丫头准备的小床上来。

看了看确定小丫头睡着以后把叶希按在墙上。自己的右手和叶希空闲的左手十指相扣按在墙上。左手抬高叶希的下巴低头就吻。

仗着叶希不敢吵醒小丫头不能喊不能踹自己。贺云常愈发的大胆。

一番扫荡以后还在叶希的唇上重重的啵了一口。

叶希目光都快实体幻化成字了。

满脸写着:贺云常你个大流氓。

贺云常心情大好。还抬手捏了捏叶希的酒窝。

连日的作战任务让两人好多天没有好好的待在一起了。没想到这战争刚一结束就冒出来一个小丫头。

看着叶希对小丫头那么关注。贺云常居然对一个小孩子有点吃味。非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吸引叶希的注意力。

实在是比孩子还孩子。

叶希也知道两人这几天太忙了。连日的连轴转让两人都有些无暇顾及。心里虽然有些愤愤贺云常的大胆。但终是心疼他的。

两人抵着头纠缠了一会。他就推着贺云常先去休息。

贺云常不依。非得拉着叶希一起。又没办法把手从小丫头手里抽出来。只好抱着小丫头一起去了两人的大床。

贺云常看着横在两人中间蜷缩在叶希怀里的小丫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个小丫头片子。还我媳妇!

评论(11)

热度(20)